返回首页 | 论坛
作品展示
联系电话:

023-67835298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> 作品展示 >> 作品展示
涪江河畔之歌
2010-09-09 16:14:21

涪江河畔之歌
“劳动是艺术源”
——序《涪江河畔之歌》
刘继贤
     标题引自陈毅同志的《艺术》,全句是:“劳动是艺术源,艺术本应赞劳动。如何竟至分离,艺术反为剥削颂。”我把它作为周汝国同志小小说集《涪江畔之歌》的序题,实在是因为,现在一些文艺作品离现实生活太远,尤其是离人类生存繁衍,不可或缺的劳动太远,仿佛真个是“黄河之水天上来。”一切作品都可以不要生活,远离人群,闭门造车,胡编乱造。又人叹息文艺创作不景气;有人哀叹当代,没有伟大作品,一点也不不错。既然天上除下雨下雪降冰落雹之外,压根不会掉下一条黄河。就像不会掉下一个馅饼。你长期脱离生活,脱离群众,脱离创造了巨轮也创造了艺术的劳动,“伟大作品”等着去吧!
    周汝国的小小说当然谈不上伟大作品,毋宁说:“在艺术创作的许多方面还显得粗浅,幼稚,有些题材稍加提炼、打磨,或更见光彩。但是,读这写几百千把字的小说,确实使人如饮甘泉,如沐春风。在一个个充满生活情趣和泥土芳香的人物身上,读者看到当代农村的巨变,看到未来生活的曙光,也看到作者与他身边的人物(也是描写对象)及其生活劳动的水乳交融的关系。可以说,没有作者长期的农村生活印象,没有作者参与、观察、选择、构思的基本劳动,就不可能写出《山娃》、《“傻”村长》、《男人的价值》、《发奖》……这样一些颂歌生活,颂歌劳动,饱含真情和感染力的作品,看看那篇发表于《重庆晚报》的六七百字的《发奖》吧。 
    大年三十,一家人欢聚一堂,公公要为三个媳妇发奖,“先让你们自己把成绩讲来听听,你妈点着算数。”大媳妇发言:“往年我养蚕当了尾巴,今年一张种卖了600块,比往年翻了一番!”儿媳妇说:“过去我养猪一年‘麻鸟子就能叼走’,今年改喂长白猎,搞混合饮料,一年出了两槽肥猪。”三媳妇是种田能手,就是不知该咋说。于是公公掏出钱来,“老大老二干得不错,各奖50块,自行去安排!”三嫂侧身跑进里屋,偷偷地哭起来,妈突然发话:“我来说句公道话。今年用薄膜育秧移栽玉米高产,不是你三嫂从娘家带来的新技术么?”还有,那几年桑树没施肥,蚕儿上草笼,蚕儿白,价钱高。今年家里收入好不也有你三嫂一份功么?”公公连忙说:“如今政策不许老实人吃亏,奖励老三一百块。”多么深动感人的一幅“农家乐”和勤劳致富图!——而这,岂是某些在玻璃罩中成天嚷嚷“未来”什么活“超”什么的作家们所能企及! 
    邓小平同志说:“人民是文艺工作者的母亲。一切进步文艺工作者的生命,就在他们同人民之间的血肉联系。”自觉地在人民的生活中汲取题材、主题、情节、语言、诗情和画意,用人民创造历史的奋发精神来哺育自己,这就是我们社会主义文艺事业兴旺发达的根本道路。周汝国同志作为农民作家、石匠、砖工、农业社长和农村基层干部,数十年生活在涪江河畔的广阔农村,与出生过杨闇公烈士和杨尚昆等同志的潼南县70多万农民吃住在一起,工作劳动在一起,不仅自觉地与他们之间保持着血肉的联系,用他们创造历史的精神来哺育自己,而且从他们中汲取题材、主题、情节、语言、诗情和画意来充实自己的文艺作品。尽管他的作品淳朴未精,但他的道路未必没为我们每一个新闻工作者、文艺工作者做一示范?
今年是毛泽东同志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发表57周年纪念,是建国五十周年的大喜之年。潼南县为一位农民作家出版这本小小说集,实在有着不小的意义。是以为序并视。
1999年5月与《重庆日报》

重庆农民作家网  2010版权所有    渝ICP备1020109  
地址:重庆渝北区双龙大道2号双龙大厦9--12号农民文化  电话:023-67835298  企业邮箱入口  网站建设专家五车科技  撰稿中心  重庆网络推广公司

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1348号

重庆周边避暑楼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