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论坛
顶部链接
汝国简介
荣誉奖项
最新动态
相关报道
视频展播
作品展示
flash新闻
内页联系方式
撰稿中心备注
联系电话:

023-67835298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> 网站首页 >> 作品展示
不该飘落的红手绢
2010-09-09 15:12:52

不该飘落的红手绢   心系故园土 情索故乡云
——评周汝国小说集《不该飘落的红手绢》
杜承南 李兴亮
   远去了纸醉金迷,告别了灯红酒绿,一股纯朴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,周汝国先生的这部短篇小说集让我们贴切的感受到浓厚的乡土气息。这部小说集的中体特征是:用乡语言描绘平凡人的平凡事。
人物形象的成功塑造是这部小说的一大特色。
    小说的作者立足重庆,密切关注社会,采撷芸芸众生,世相百态,给我们提炼艺术真实,跟随作者细腻的笔触去领悟和体验生活的各种滋味,人世间的天翻地覆、沧海桑田,就在其中。《孤儿奶》、《不该飘落的红手绢》等都感人肺腑,耐人寻味。例如小说《孤儿奶》讲述的是一根农村妇女“孤儿奶”黄香姑的一生。因为眉毛又粗又黑像把剪刀,好事者就认为此女不克爹就要“杀七夫”,谈婚论嫁自然也成问题。初嫁李家寨党支书的儿子,婚后孤儿奶任劳任怨,但丈夫还是去世了,这是她第一次体验婚姻,也是第一次验证了她所谓的命运。她自己也认为,她做了一切努力都无法治好丈夫的病,也许这就是命。李支书为强留儿媳,下作的强暴了她,以求在精神上给她极大的压力。但是李支书的计划落空了,孤儿奶坚决回了娘家,尽管她受尽了乡人的白眼。为生活所迫,她又嫁给了陈二娃、许干田,而这两个丈夫也相继死去。后来粮站工作的王老久和小说的主人公相好并同居,但还没有正式结婚,王老久也一命归阴。可是孤儿奶却有了王老久的孩子,并坚持把孩子生了下来。小说的结尾是:孤儿奶含辛茹苦地把儿子黄大学拉扯大,也就在孩子考上大学的时候,她收到了重庆一家房地产公司的搬迁协议。原来,王老久已经给孤儿奶买下了“要道口”价值可观的门面。问题在于,如果孤儿奶接受这笔遗产就等于承认黄大学是王老久的儿子,不仅自己“身败名裂”,儿子也没脸见人。于是孤儿奶一口咬定没有这笔财产,也没有在协议书上签字。儿子知道这件事后极不高兴,不仅没有体会到娘的苦心和难处,还和她吵了一架,一走了之而且再也没回来。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,孤儿奶自缢在母子多年栖身的牛棚。
   孤儿奶爱的喜悦,恨得悲哀,死的孤寂,不是一个小说人物命运的问题。小说人物命运的背后,是作家对人物的人道关爱和对人生注定是一出悲剧的深刻揭示。孤儿奶是一个悲剧人物,但悲剧中透露出可贵的精神,这是小说的成功处,也是作品的可贵处。与其说是相命师算出了孤儿奶的悲惨命运,还不如说相命师一手制造了孤儿奶的悲惨命运。也许后几任丈夫的死可以算是纯属巧合,但第一人丈夫的死是相命师一手造成。如果没有第一任丈夫的死,孤儿奶的命运也许会有所不同。命运既然如此,孤儿奶作为一个平凡的农妇,她选择了忍受与面对。小说之所以给人一种自然纯朴、洗净铅华的感觉,没有当今社会的浮躁,从孤儿奶可以看出其中的一些原由。某种意义上,孤儿奶对婚姻的感觉是幸福的,尤其是与陈二娃的婚姻。从她对那段婚姻的满足可以看出她是一个纯朴温顺的农妇。但为什么后来她会与王老久发生关系,并且还心向往之,一往情深呢?美国文学理论家阿尔伯特•莫德尔认为:“许多人精神上的不幸和肉体上的病痛,是由现代文明生活中荒谬的性压抑造成的。色情幻想每个人都有,但要冲破世人的舆论的牢笼却并不是每个人都会付诸行动的,那需要很大的勇气。”所以,我们不妨认为,孤儿奶逾越雷池,与王老久春风一度,而且乐不思蜀,是根反抗精神、独立精神的体现。她承受着命运的压抑,如果不反抗,不能想象她会自我封闭,一直消沉下去。佛洛依德说过:自我禁欲或者被迫禁欲会引起焦虑症。照此孤儿奶的一生就了无牵挂了,对什么都命运期盼,是一个真正绝望了的人。但孤儿奶命运,不屈不挠地进行反抗。从她极力拒绝李支书欺凌的事件中,我们打心眼里佩服她的精神,孤儿奶不是巾帼英雄,不能拯救他人,但她是一根坚强的人,极力地救赎自己。每个人都会坚持自己的信念。文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:“她和他做爱是经过生死考验的,唯有他为了爱不怕死,他是所有男人中最勇敢的一个,这种爱虽然不光明正大,但是很纯洁,很高尚很真挚,她认为最值得保留在内心深处,让他永远活在心中,继续发展下去,那就是保留身上的孩子,长大以后向村里所有看不起他的人斗争到底,让美好的东西传承下去。”从这段就可以看出孤儿奶对爱情是不卑不亢,有诚心诚意、热情奔放的,在她的身上我们可以依稀看到简•爱的影子。只不过孤儿奶对爱的诠释更加接近现实。孤儿奶没法选择命运,但她却可以改变命运,尽管没成功,但体现出一个农妇敢于与命运抗争的精神。也许是为了反映一代人与另一代人之间的隔阂,作者安排辛苦养大的孩子离开了孤儿奶。两辈人,两种坚守,两种追求,作者在寻找一种维持平衡的方法,在迅速变换的年月里,也许那种维持平衡的方法尚还需要我们一起努力去寻找。而作者展示给我们的是亘古的情感。无论如何,即使隔阂再深,最真挚的情感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,那情感就是黄大学好似断线珍珠的一串伤心泪。
    小说塑造的其他一些次要人物,尽管着墨不多,但也跃然纸上,栩栩如生。而且或多或少体现了平凡社会中的某些生活哲学。如《孤儿奶》中的许干田就塑造得十分成功。的确,男人虽然不涂脂抹粉,但也很爱惜自己的脸皮。当一切都可以输掉时,还有一颗脆弱又坚强的自尊心决不能放弃。许干田的一生可谓碌碌无为。但就生活而言,还能维持下去,不期盼荣耀,但也没有流言蜚语,默默无闻也是一种生活方式,我们无可厚非。但被诬陷之后,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。作为他的老婆孤儿奶也脱不了干系,但孤儿奶挺下来了,许干田却寻了短见。可见男人在一副坚强的脸面下,隐藏着脆弱的心灵。
    无疑,这部小说集在塑造人物方面的成功是值得称道的。但并不意味它就没有尚需提升之处。
比如小说的语言。反映重庆的风貌与特征,一些具有地方代表性的方言当然可以入文,但那些“方言”似乎还需要不断的提炼与打磨。换句话说,越是接近地方文化的语言就越应该提炼,使其产生丰富的蕴藉。民俗语言大量引入小说,甚觉亲切。乡土语言通俗易懂,内含哲理,也颇能体现作家的地方色彩。但也许正是这种语言风格,如果操作不好,运用失当,也许就成了自身的局限。关键是要能放能收,使用得不温不火,恰到好处。
比如小说的叙事视点。作者似乎想代人物说话和思考。比如“在她看来什么对她都不感兴趣,她对生活没有一点新鲜感。”(《孤儿奶》)。这个“新鲜感”似乎就是此时此地的作者较为生硬的走进了彼时彼地人物的内心。如果作者在叙事角度上作一定的退隐,让人物自己说话和思考,以给   读者营造一片想象的天空,小说还可以以有更多的值得咀嚼回来之处。
     小说的故事大多发生在重庆,或许可以这样来说,正是重庆造就了这些故事。高尔基说:“作者造就的艺术真实,就像蜜蜂采蜜一样,蜜蜂从一切花儿上都采来一点东西,可是它所采来的是最需要的东西。”作者正是一个辛劳的采集者,深情满怀地为我们展示“乡土重庆”独特的乡土生活。他想要把自己的所见所闻,所想所思尽情展现给我们读者。或许小说中所反映出的种种生存困境问题,作者只留下了迷失和怅惆——其解决的办法还有待我们共同去寻找。通观整部小说集,就人物的情感把握而言,作者情胜于才。就小说的陌生化技巧而言,才逊于情。愿作者继续发掘,笔耕不缀,写出更多才情并茂的作品,以飨广大读者,则是重庆之幸,文坛之幸。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”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杜承南:著名作家、翻译家  重庆大学人文艺术学院教授
李兴亮:重庆大学博士生

重庆农民作家网  2010版权所有    渝ICP备1020109  
地址:重庆渝北区双龙大道2号双龙大厦9--12号农民文化  电话:023-67835298  企业邮箱入口  网站建设专家五车科技  撰稿中心  重庆网络推广公司

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1348号

重庆周边避暑楼盘